蜂窝'互联网+'服务领导者

”百度、腾讯、阿里、网易“失败产品一览表, 有没有你青春的回忆

时间:2018-02-03 02:02:19

BAT和网易都是中国最为出名的公司,我们不断的听说他们的风光事迹,但这些互联网巨头其实也不是一直成功的,只是大部分的成功掩盖了那些日渐匿迹的失败产品,此文回顾一下这些大佬们曾经的失败作品。

腾讯——什么都做,什么都仿,最后还都逆袭了

QQ旋风:

“不开会员就限速,我就是我,速度不一样的龙卷风。下次比赛容我先跑,谁拿第一谁是狗。”

朋友网:

“活着时,对外与人人网斗,对内与QQ空间斗。前狼后虎,夹缝中生存。既生瑜,何生亮乎?只愿来世不再做一个社交平台。”

QT语音:

“一直希望和大家聊两句,再聊两句。可是,再见了我的朋友们,我没有办法陪你们走下去,希望你们在YY语音玩的开心。”

QQ家园:

“生于2008年,逝于2015年6月,恪尽职守,任劳任怨。天降祸事,呜呼哀哉。”

腾讯微博:

“我没什么想说的,曾经邀请了那么多体育明星入驻,都没有引爆话题。我不懂内容,不懂运营,不懂女人的心,当然,也猜不透男人在想什么。”

超级QQ:

“会员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但在你们的SVIP中,依旧有我的不死神话。”

SOSO:

“Welcome to sougou,I am waiting for you.”



YES平台:

“曾经我是一个页游平台哦,可能你们不认识我,好巧,我也不认识你们。”

拍拍:

“马云曾经说‘打败淘宝的不会是第二个淘宝’,当时我不信,后来我信了。我服气,但是我不认输。现在我准备搞二手货,详情咨询京东刘强东,未来京东必有我的一方天下。”

WEB QQ:

“还记得不停刷新界面等待新消息的日子吗?那时和你互发消息的朋友,还在身边吗?你们感情还好吗?情侣结婚了吗?孩子长大了吗?”

QQ魔域:

“剑落锁断,门开,绝代英雄昂然走入石门,一去不返!……”

腾讯系的家属们站在雨中,注释着一方方灰色的石碑,这是他们失败的项目稍微出名点的一部分,也是他们成功项目里不可缺少的一段路程。欢迎朋友们在下方留言自己和腾讯失败产品的经历。

百度——啥也不说了,以前我是你们互联网的引路人,现在你们都长大了,能耐了

百度空间——新浪微博与QQ空间的步步紧逼

2006年正值百度产品的巅峰时代,百度空间就诞生于此时,背靠着百度搜索这个爸爸,百度空间的发展势头很猛,3年就成为了国内最大的SNS社区平台之一。然而,在强社交属性的QQ空间和迅速走红的新浪微博的夹击下,腹背受敌的百度空间匆忙走了一步臭棋——强制升级轻博客,然而新产品的体验不尽人意,这也加速了百度空间的衰亡。2015年4月7日,挣扎了6年的百度空间宣布关闭,并从4月21日起停止让用户编撰更新博文,百度空间的内容也于2015年5月7日正式迁移到百度云。

百度hi——目前仅有百度内部员工办公使用,体验不如QQ,就不要打即时通讯的主意

2008年,百度推出了这款模仿QQ的即时通讯工具百度hi,它同时还能用于商务交流。李彦宏对此尤为重视,期待“百度Hi+有啊商城”的组合能与淘宝+旺旺直接正面竞争,然而事与愿违,即时通讯工具的用户迁移成本极高,加之百度Hi的体验也不如日益成熟的QQ,用户黏性低的百度hi虽然还没“死”,但早已“沦落”为仅有百度内部员工办公使用的边缘产品,新增用户大多来自于一批批前仆后继的实习生们。

百度医生——“KPI文化”遭遇“慢”医疗

百度血友吧被卖、魏则西事件让百度医疗相关业务臭名昭著,但其实这些都与百度医生无关。百度医生是一个医患双选平台,是2015年1月8日百度医疗事业部成立后开始重点打造的一款产品,希望从“预约挂号”切入医疗服务。

然而,在后续执行上却频频遭遇困境。首先,挂号业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医疗资源短缺问题,也因此一直没有找到合理的盈利模式;其次,遭人诟病已久的“KPI导向”在医疗事业部里展现得尤为淋漓尽致——所有人都只关注最容易量化的“挂号量”,通过买量等方式烧钱补贴,而不顾医疗本身是个慢行业的事实。此外,涉及医疗相关的业务有7个,很难在短时间内整合,从而造成了管理混乱,医疗事业部也连续几年被贴上了“业绩最差”的标签。

2017年4月1日,百度医生正式被关停,医疗事业部也在同一时间遭裁撤。

百度外卖——2017年8月被饿了么收购,O2O是场恶战

百度外卖的兴衰一直是被众媒体津津乐道的好故事。从2014年5月成立开始,百度外卖就机智地选择建立外卖专送队伍、攻占白领市场——这是当时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在校园市场里厮杀正酣时忽略的阵地,百度外卖也因此得以迅速占领市场份额,最高时达到了33%,一度被美团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风光无限的百度外卖在2015年下半年正式拆分独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李彦宏“要拿200个亿支持O2O”。

然而,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1月,饿了么、美团点评相继完成巨额融资,阿里、腾讯分别入局,更大的战役一触即发。面对粮草充沛的对手们,百度外卖却把精力分散到了外卖生态链的搭建上,而16年春节后骑手短缺、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接二连三袭来。不得不说,2016年也是百度最为风雨飘摇的寒冬,百度外卖也躲不过这样的阴霾——在集团持续降低投入的情况下,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急速衰落。2017年8月24日,昔日的对手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作价为42亿元。合并完成后,百度外卖成为饿了么的全资子公司。日前,饿了么召开双方合并后的战略发布会,公布融合进展,并且表示,合并18个月后,“百度外卖”这个名字将被新的品牌名代替。

百度VIP——运营不佳,难以盈利

返利网站本质与电商网站CPS模式相似,即帮助商家销售产品,赚取一定的佣金,因此,返利网站正常运转的基础是建立在一定的用户基数和订单量的基础上。换言之,某种程度来看,返利网站只有成为用户网购的入口才有存活的可能。百度VIP缺少流量,其模式在移动时代行不通,盈利更是难上加难,走到末路并不出人意料。

百度日本搜索——百度不懂日文

就日本市场而言,百度没有先发优势,而技术上也没有谷歌和雅虎强,难以提供更好体验的搜索引擎,再加上国民在使用习惯上的顽固和保守,百度退出日本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根据数据显示,目前日本搜索份额排名第一的是雅虎,占56%,排名第二的谷歌则只有38%,两者总共占据94%的份额,百度在日本搜索市场上份额极低,排名在3到4位之间徘徊,根本没办法参与到前两位的竞争中去当一个关键的第三者,难以撼动雅虎和谷歌的市场份额。

以前,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下QQ,百度帮了我们,还有知道、贴吧、网盘都曾在生命中留下了许多印记,现在慢慢的,百度和老去的80后一样,开始没有活力了。

阿里巴巴——我想做很多,虽然我有淘宝,其实还是眼红微信

快的打车:

“生于2012年,卒于2015年,后并入滴滴。生前为人民服务,尽心尽力,无奈敌人太过强大,死得其所。”

中国雅虎:

“曾经的雅虎在中国相当有分量,雅虎邮箱和雅虎通2款产品在同类产品中名列前茅。然而当时的门户和搜索格局已定,积累不足,终成败局。”

口碑网:

“曾经占领中国2800个县市,积累近100万餐饮商户信息,超过100万条评价和近500万注册会员。后雅虎中国与口碑网合并,要打造一个搜索跟生活服务结合的搜索生活服务平台,至此口碑网已经基本上走到尽头最终并入淘宝生活服务。没有坚持独立运营,失策,失策。”

来往:

“我为什么更名为点点虫,因为我要做一个乖宝宝,远离情色内容,专注阅后即焚。我要洗白,我不黄!”

阿里旺旺:

“有些人活着,它已经死了。你们谁的手机里有阿里旺旺,我就跟你们走。”

在阿里系战场中,阵亡的不仅仅是这些项目,但是在马云爸爸强大的商业版图下,即使是“阵亡者”,数量也不算多。很多项目的出现是为了走进社交领域,支付宝仍在默默的促进社交。

网易——游戏、游戏、游戏

精灵:

“死于外挂横行。”

天下贰:

“免费时间过长,没有为丁磊筹集回任何资金,网易当时是个极高负债率的企业。倒闭的那一天,所有男性都宛如和女朋友分手。”

飞飞:

那是一个奇幻的飞行世界,那是一个永恒的世界,我将永远留在你们心中。”

易三国:

“网易自主研发游戏,天天亏,终卒。”

创世西游:

“费钱导致学生党和平民的离开,少了菜,纵然你有一把屠龙刀,又有什么用?创世已经不能为网易带来收益了。”

网易家属一片凄然,游戏事业,不好做啊。玩家日新月异,跟风成性,外挂横行层不出不穷,竞争对手虎视眈眈,学的快跑的快,多面受敌。

腾讯、阿里、网易的战争还在继续,不仅比创新,还在比“临摹”,更在比版图。从衣食住行到娱乐,各大巨头相互“临摹”的消息层出不穷。后浪可能把前浪拍死,青出于蓝。然而大多数情况却是相反,后浪翻不起浪花,泯没在蔚蓝大海。而未来的版图,还没有画完,期待互联网在竞争下更加繁荣有趣。

上一篇:今日头条和百度的公关战——透过现象看网站知识              

qq qq联系